991 南山南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李忘忧正心烦意乱,哪里有心情见什么客,很是有些不耐烦的回道:“是程处默他们吗?告诉他们,今日本公身体不适,不宜见客,让他们回吧。”

  李衡也知道自家郎君在烦心何事,犹豫了下还是继续说道:“郎君,是虞公来访。”

  虞世南?

  若是虞世南找他有事,那应该是命人来请他去长安城虞世南府邸才是,这是他身为晚辈应有的礼节。

  这又不是逢年过节的,虞世南怎么不辞辛苦,跑来定周村了?

  李忘忧失神了片刻,旋即明白了虞世南的来意。

  必然是李二洞悉了他的那点小心思,怕他搞出点什么花样,不肯去西域,故而请虞世南来当说客。

  李忘忧不禁苦笑一下。

  虞世南与他亦师亦友,又是他极尊敬的老者,若是虞世南开口,他还真不好拒绝。

  但虞世南既然已经登门,他自然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。

  李忘忧长叹口气,很是无奈的站起身来:“我去迎接虞公。”

  将虞世南请入客厅落座,命婢女奉上茶水点心后,虞世南笑呵呵的看向李忘忧。

  “子忧,为何这般愁眉苦脸?可是老夫冒昧前来,搅扰到子忧了?”

  李忘忧赶紧摇头:“虞公这是哪里话?虞公就莫笑话我了,我为何而烦恼,虞公岂能不知?”

  “哈哈,子忧居然还有这般儿女情长,倒是让老夫没有想到啊!果然,陛下所料不差,子忧你这疲怠性子,必然因为鄢陵郡主有了身孕,就不愿去就任西征大军行军大总管一职,老夫可有说错?”

  李忘忧默默点点头。

  他确实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跑去西域。

  可能在唐人眼中,妻子也好,小妾也罢,都没那么重要。更不可能因为妻子怀孕,就放弃朝堂委派的公职。

  李忘忧这种想法,实属有些“离经叛道”。

  但对于李忘忧而言,自己妻子怀孕期间,不能陪伴在其身旁,甚至连自己孩子出生都不在,那实在太不负责,太渣了。

  更何况,这个年代可不同后世。

  女人生孩子,无异于渡鬼门关,即便是皇家,有尚药局那些名医看护,后宫嫔妃死于难产的也不在少数。

  这般情况下,他又如何放心的下?

  即便苏长卿顺利生产,他也不愿意错过自己孩子的成长历程。

  这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三观,却又难以对虞世南解释。

  虞世南捻须微笑:“子忧,你应当清楚,何为公而忘私。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,诸葛孔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皆为我辈之楷模。”

  老头小酌一口茶水,又继续说道:“子忧,你如今方才弱冠之年,但陛下不以你年幼而轻慢。西征大军行军大总管,何等重要?陛下都愿将十五万将士托付与子忧,子忧又怎可因私废公?士为知己者用,女为悦己者容,陛下以国士待子忧,子忧当以国士报陛下!”

  虞世南的口才自然是好的,一番话说得李忘忧哑口无言。

  虽然他心里未必认同虞世南的这些大道理,但身在大唐,他却又不能不考虑虞世南的这番话。

  “虞公,这些道理我都懂,我只是放心不下家中妻儿……”李忘忧期期艾艾的开口解释道。

  “子忧大可放心,陛下已经说了,会多派宫中女官来子忧府上照顾鄢陵郡主。另外刘奉御也会常驻在子忧府中,照料郡主。再加上孙道长就在近旁,如此一来,子忧又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  “我……”李忘忧也一时语塞,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  虞世南不等李忘忧说话,又继续说道:“陛下与老夫说了,若是子忧你速度够快。待西征大军灭掉高昌国后,陛下准许你暂时返回长安一趟,探视鄢陵郡主与你的嫡子。如何?子忧,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?陛下对子忧,可是仁至义尽啊!”

  李忘忧闻言,不禁眼睛一亮。

  “虞公,此话当真?若是我灭掉高昌国,陛下便准许我回长安?”

  “然也!老夫还能哄骗你不成?”

  “好!既然如此,七日之后,我便出发!”李忘忧心中默默一计算,便不在迟疑,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  他算过了,灭高昌国,可谓不费吹灰之力。只要唐军一至,那高昌国便只有举手投降的份。

  从泾州至高昌国,四千多里路程,若是大军行军迅速,三四个月足以。

  他最多辛苦一些,届时再快马加鞭,赶回长安,也不过月余时间,应该能赶在苏长卿生产之前回来。

  虞世南见李忘忧点头答应了,也很是高兴。

  只要李忘忧心甘情愿去西域,那便是皆大欢喜,再好不过。

  虞世南告辞离去后,李忘忧找到了苏长卿,满怀愧疚的将方才虞世南来访,以及自己答应去西域一事讲了出来。

  “长卿,对不起,这件事我没与你商议,便自作主张答应了虞世南。不过我……”

  苏长卿不等李忘忧话说完,直接伸出了一根葱白般纤细的手指,轻轻按在他的嘴唇上。

  “忘忧,你不用解释,我懂的。”

  苏长卿将自己纤细的娇躯,缩到了李忘忧怀中,拉过他的手臂环住了自己。

  她闭上了美眸,将头依靠在李忘忧的胸前,静静听着李忘忧胸腔之中心脏有力的跳动声。

  良久,苏长卿才悠悠开口说道:“忘忧,你我夫妻一体,又何须说什么对不起。我知道,你答应李世民去西域,也是为了我,为了我们没出世的孩子。”

  “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归来,那便是我最大的心愿。忘忧,答应我,为了我,也为了我们的孩子,一定莫要冲动。我们在家里,等着你回来。”

  一瞬间,李忘忧的鼻子猛地一酸,眼角忍不住溢出了泪水。

  他搂紧了怀中佳人,两人久久无言,只是这般拥立着,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。

  李忘忧只觉得喉咙里被堵了许多许多的话,却又不知如何诉说。良久,如同受伤的狼一般,李忘忧用沙哑的声音,吼唱起了《南山南》……

  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,大雪纷飞。

  我在北方的寒夜里,四季如春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南山南,北秋悲。

  南山有谷堆。

  南风喃,北海北。

  北海有墓碑

  ……”

  (老龙听着南山南,写完这章,感觉有点虐狗……不说了,找媳妇去!)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