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线索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月有微光。

  清冷暗淡的山林之中,两点宛如星子的光芒时隐时现。

  渐渐的簌簌的脚步声响起,山道上,一个穿着青灰色僧衣和一个穿着黄色道袍,两个身影越过密林,深一脚浅一脚朝前走着。

  “我的圆通**师唉,就我们两个这还真去抄人家老巢啊?!”

  齐武阳吐着舌头喘着粗气,看着茫茫黑的山路,满脸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  “不管搞不搞得过,先去看看再说”

  杨禅脚步微顿,回头扫了一眼快累成死狗的齐武阳,跟着也是长长吐了一口浊气。

  山路难行,即便他体力不错,这一段路下来,也略感疲惫。

  齐武阳一屁股坐在山路边上的一块青石,掸了掸身上搅在一起的道袍,苦兮兮道:“要我说,我们其实应该去你说的陈家,先好好吃喝他一顿,修养一下,明天再去永泉镇。”

  杨禅轻轻捶了捶背,目光望向远处的山间小道,摇了摇头:

  “就怕我们回陈家,今夜恐怕也是睡不安宁的。那个附身在纸人上的老女鬼不是交代了么,今夜鼠妖大宴宾客,要是鼠妖没回来,那鼠妖相熟的什么鬼怪,肯定要找回来的,到时我们俩就化暗为明了。”

  鼠妖今夜大婚,肯定有宾客亲朋,再叫上还有那另外几个和鼠药并列的“兄弟”之类的,如果两人不趁着现在过去看看,被这些鬼怪找上,应付起来的难度呈几何数上升。

  至少对于杨禅来说,他用的是火器,攻击力显著,能够伤到妖魔,所能最好采取的方式就是出其不意,抢先下手。

  不然等这些鬼怪偷偷摸摸找回来,猝不及防之下,以这些鬼怪诡异莫测的手段,他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  毕竟,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普通人。

  “说是这么说……”

  齐武阳叹了口气,“可我总感觉我们像是那种大反派主角,得罪了人之后,连夜奔袭,要将对方一窝都杀个干干净净。”

  “那武阳子道长有何高见?”

  杨禅反问了一句,“就算小僧和牛鼻子道长你搞定的是老三和老六,那‘朱员外’起码还有老二、老四和老五三个帮手。二对四,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人是鬼,还可能有一些小妖阴魂之类的帮衬,那就只能等死了。”

  这次的任务名为:为名除害,任务目标是击杀朱员外。

  如今两人都还没有见到那朱员外,甚至距离永泉镇都还有不短的距离,可彼此间依旧感觉到了任务的棘手之处。

  不论那个朱员外是人是鬼,他并非就一个人,而是手下有实力和帮手的。

  这一路上,杨禅和齐武阳已经将所知的线索梳理了一遍。

  齐武阳进入剧情世界所出现的那处山寨里,遇到了一个六当家,这个六当家是个练家子,武力不俗,普通人起码就是一个打二三十个的那种。

  若非是遇到了齐武阳突然暴起,操纵铜钱将其重伤,那六当家酒后又无兵刃在身,恐怕最后的结果如何,还真不好说。

  这还是两人对于沙场世界这种的武功认识比较浅薄的缘故,没办法具体来量化衡量。

  而齐武阳在那山寨里解决了六当家之后,又将山寨上下的山贼清理了一遍,发现山寨之上只有十多个喽啰,并无其被的山贼头目。

  当时,齐武阳还有些疑惑,但方才他和杨禅两人除了那鼠妖,从纸妇人口中得知,还有另外几个“兄弟”,那鼠妖又被称作“三爷”,这就由不得两人不生出疑问。

  然后,两人又将杨禅出现在任务世界的线索彼此串联了一下,杨禅发现他进入世界所遭遇的尸立如林,那个商队里的人,恐怕正好就是被齐武阳遇到的山匪所劫掠的。

  两人出现的任务剧情看着毫无关联,可实际上很多东西都能够串联在一起。

  其中又有一个很重要的线索。

  在山贼的那个山寨上,齐武阳听到了两个山贼喽啰和那六当家的对话,其中提及原本所抢到的女子,都是要送给大当家的。

  这次却因为大当家成亲在即,不再理会抢夺到的女子,是以那六当家酒后邪念作祟,才到地牢试图动那几个女子。

  而从纸妇人口中得知,那鼠妖化作虞定国,几次三番前往陈家求亲,所谓因由似乎也是为了抢在那个什么“大爷”之前。

  杨禅甚至怀疑,此前陈家东楼里闹出的怪异,恐怕都和那鼠妖脱不了干系,不过现在反正都被干掉了,他再去追寻,也没太大意义。

  只是由此推断的话,如果那个大当家或者“大爷”真的是任务目标朱员外,那他们要面对的困难远超过了想象。

  还有其中一项就是这个娶亲,或许是某个需要注意的关键。

  “算了算了,就听**师你的,我们还是赶紧去送那些个魑魅魍魉上西天。”

  齐武阳细细思量了一阵,确实感觉杨禅说的也没错。

  他一对一干掉那六当家其实就有一定的运气成分,又或者说沙场世界并没有一开始就给安排个必死之局。

  若推测为真,那六当家能和妖魔鬼魅为伍,自身的实力绝对是比较强横的,不然实力不足,早被一口吞了。

  而这个“三爷”鼠妖,不是有杨禅在的话,他肯定是gg的。

  鼠妖那类似隐身又或者是瞬移的手段,对于他如今的实力,克制相当严重。

  两人又沿着山道一路跌跌撞撞前行。

  那纸妇人在先前被审问的时候,有说过鼠妖所在的老巢叫做小孤山,距离他们方才半路遭遇的距离大概有十二三里左右。

  两人这时候差不多已经走了七八里了,只不过夜间山路难行,所以格外费力。

  杨禅在这个过程之中也发现了一点,那就是齐武阳的体力比起他还要逊色不少,似乎没有经过身体强化,这让他对齐武阳自称所学的道术,越发好奇。

  晃晃悠悠大约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,两人从山道下来之后,开始走了一大段的乡间平路,渐渐的看到一座矮矮小小的孤山,无依无傍,孤零零立在那里。

  远远的可见,这孤山山脚下,有火光摇曳闪烁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