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33章 一起喝醋吧(1 / 1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“你在做什么?”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众人闻声回头,正看到太子黑着脸站在院子门口,就在门口还跪着一种宫女太监。

  “爷,这献王他好像疯了,拉着娘娘叫仙女姐姐。”香芝慌忙解释道。

  她家娘娘的确美貌如天仙,可是现在这个样子,绝对不能让太子爷误会了。总之,一切就都是那献王的错。

  “你是谁啊?你干嘛要凶仙女姐姐啊,你看,你都把仙女姐姐给吓着了。”献王站起身来,挺着胸脯对太子道。

  看着献王傻乎乎的样子,太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便上前拉住顾云心的手就要离开。

  “你放开仙女姐姐,我还要跟仙女姐姐玩呢。”献王继续道。

  “你要跟她玩什么?”太子微微挑眉冷声道。

  “能玩的可多了呀,我们可以捉迷藏,踢毽子,还可以捞鱼呢。”献王得意道。

  那样子就好像,你看我厉害吧,我会的东西有这么多呢,你不会吧。

  “你不必跟本宫装傻,本宫不会伤害你,等过些日子,你去自己的封地,安安心心的做你的王爷就好了。”太子冷声道。

  献王如今这般模样,说不定就是为了骗过自己,好保住他自己的性命。可是,从来太子就没想过要献王的性命,只希望他能安安分分的在自己的封地待着就行了。

  “做王爷?去封地?我可做王爷吗?父皇知道吗?”献王欣喜道。

  “就是父皇封你为献王的。”太子耐着性子道。

  “仙女姐姐,你看,父皇封我做王爷了,你跟我去封地好不好?”献王拉着顾云心的衣袖撒娇道。

  “她不可以跟你去封地,因为她是本宫的妻子。”太子依旧冷声道。

  “哦。”献王失落的松开手。

  太子自然是不会去顾虑献王是个什么心情,那可是他自己的妻子。而这个献王一次又一次的拉着她妻子的衣袖撒娇,真是看的他想要揍人。

  回去的路上,太子一直都牵着顾云心的手,“爷,你觉得献王是真的疯了还是装疯啊?”

  “不管他是真疯还是装疯,你最好都离他远些。男女授受不亲懂吗?”太子阴阳怪气道。

  闻言,顾云心轻笑出声,感情他这是吃醋了呀。别说,这吃醋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嘛。

  “爷,你这是……吃醋了?”顾云心笑眼弯弯道。

  “是,吃醋了,很大的醋呢。”太子白了顾云心一眼道。

  “香芝,咱们小厨房的醋还有多少啊?”顾云心笑着道。

  “啊?娘娘,咱们厨房的醋还有一小坛子,您是要做什么吃食吗?”香芝好奇道。

  “不做吃食,就是问问看,够不够给太子爷喝的。”顾云心淡笑道。

  “啊?给太子爷喝的?”香芝惊呼出声。

  这以前是王爷的时候,也是这么喜欢吃醋,如今成了太子,这醋意反而是更浓了呢。

  “一小坛子怎么够?要多准备一些,太子妃怎么舍得让本宫一个人独自饮醋,当然是要与本宫同饮才是啊。对吗?娘子?”太子好整以暇道。

  闻言,顾云心嘴角抽了抽,这个家伙怎么对自己也这么下得去手了呀,说好的要护着自己一世周全呢?

  “好呀,醋对身体有好处,多吃有益呢。”顾云心浅笑道。

  听到顾云心这么说,太子瞬间感觉自己似乎是中了圈套,仔细想想,顾云心怀孕的时候吃什么东西喜欢沾醋,那这喝醋的本事可是比自己强太多了呀。

  两人刚刚回到东宫门前,就看到莫枫正焦急的等在外面。见顾云心与太子回来,忙上前拱手行礼道:“爷、娘娘。属下一直都盯着那戈泰,发现他之前跟萧子明有再见面,而且,他说,上次萧子明骗了他,拿的不是肚兜儿……不是娘娘的,是清鸿公子的。”

  “什么?拿的肚兜儿是清鸿的?他拿清鸿的肚兜儿是想要对清鸿不利吗?”太子蹙眉道。

  “不是,属下听到戈泰跟他妻子的对话,戈泰对娘娘垂涎已久,所以,他让萧子明弄到娘娘的贴身衣物,就是为了在夜里施展妖术,好让娘娘深夜不知不觉的去他那里。”莫枫吞吞吐吐道。

  娘娘的肚兜儿,他可真是无法说出口的,说是贴身衣物,爷肯定会明白的。

  “什么叫深夜不知不觉的去他那里?”太子蹙眉道。

  皇宫重重守卫,顾云心根本就不会武功,肯定不会有人帮着他在深夜出宫,那么,戈泰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竟敢觊觎他的女人,看来那戈泰也是活的腻味儿了。

  “那萧子明带走农家的孩子就是为了让这个戈泰做什么移植吗?”太子沉声道。

  “不错,属下在他的房间了,发现了一本叫做青囊经补术的医书,或许他就是要靠着那里面记载的方式去作恶的。”莫枫沉声道。

  “青囊经补术?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本书,若是所有的大夫都有这样的书,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。”太子怒声道。

  “也不全是。”院门口响起一个温润的声音。

  转头看去,云峥气喘吁吁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,看他发丝有些凌乱,袍摆上还有些许的尘土,顾云心不知道云峥曾经去过那里,怎么会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。

  “你这是去做什么了,怎么会如此狼狈?难道是这东宫的人为难你了?”太子扬声道。

  随即,一计冷眸扫过了东宫里守卫的众人,之前还看不起云峥的家伙,瞬间吓得浑身颤抖,若是被太子爷知道,他曾经说过那样的话,不要说这东宫待不下去,怕是连皇宫都要被赶出去了。

  “没有人为难我,我是专门出去拿这个了。”说罢,云峥从衣袖里掏出一本残卷。

  太子接过那本残卷,随意的翻阅了几张,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些如何开膛破肚给人治病的办法。甚至于连心脏什么的都可以更换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  “这书里记在的……怎么都是一些大胆的法子,这可是被世人所不允许的呀。”太子蹙眉道。

  “这个是青囊经补术的另一半,戈泰手中的,应该就是当年被抢走的上半卷。”云峥淡淡道。

  什么?戈泰手里的医书,竟然是被抢走的?这怎么听着就那么的不可思议呢?

  云峥的武功别人不知道,可是顾

  云心夫妻是很清楚的呀,想要从他的手里抢走半本医书,谈何容易?更何况,那个家伙又是怎么知道这样的一本书呢?

  “这医书是别人从你手中抢走的?”顾云心思索再三,终究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  “不,准确说,这本书是我师祖的,听师傅说,当年师祖写下这本书,就是想要传世后人的。可是他的这本书,是被世人所不认同的,也因为师祖的想法大胆,他在杏林之中无法立足。后来,他收了师傅还有师叔两个徒弟,我手里的这一半,是师父传给我的,至于另一半,被师叔抢走了。”云峥沉声道。

  原来是这么回事,如果说,当年另一半的医书是被云峥的师叔抢走的,现在拥有这本医书的戈泰,难不成跟云峥还有渊源?

  “云峥,我们进屋去说吧。”顾云心轻声道。

  虽然,这是在宫里,可有些事情,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的好。毕竟现在坐在高位上的人,不一定希望有这样的惊世之作留在他人之手。

  几人走进房间,莫枫等人守在外面,让人无法靠近他们。云峥这才继续说起了这青囊经补术的事情。

  顾云心这才知道,青囊经补术的上半部分,记录的都是一些接骨、一直断掉的手脚甚至于是舌头等方法的。而下半部分,则是一些换人的内脏的方法。

  相对于上半部分来说,下半部分的青囊经补术,更为精妙。

  “云峥,你之前出去,就是去拿这本书了吗?”顾云心道。

  “是啊,我不想这本书丢了。师父去世之前,曾说让我找到青囊经补术的上半部分后,就将整本书毁掉。毕竟,这样的书,流于世间,不仅仅是能救人,同时也可以害人的。”云峥叹息道。

  “这么好的一本书,若是毁了,真是太可惜了。若是找到了下半部分,你可以将它藏好,不告诉任何人知道。说不定有一天会有一个有缘人,将这本书发扬光大呢。”顾云心轻声道。

  “我也正有此意,云峥,另一半青囊经补术,我会帮你找回来的。”太子拍了拍云峥的肩膀道。

  “多谢太子爷了。”云峥拱了拱手道。

  “对了,之前我跟你提过的,若是某人的贴身衣物被坏人拿去,他都可以做什么。你还记得吧?”太子隐晦道。

  “记得啊,出了什么事情吗?”云峥疑惑道。

  其实,当初太子来找他,说起这件事的时候,看着他气愤的模样,就已经猜到这件事跟顾云心有关系了。

  可是现在看太子的样子,似乎又没有那么生气了,难道说,是他误解了吗?

  “戈泰让顾佩清从顾夫人那里骗走的是清鸿儿时的衣服。我现在担心的是萧子明还会通过顾佩清将其他人的衣物弄到手……”

  “太子的担忧,云峥都明白,这是南疆的一种邪术,戈泰在南疆待过,会这些不是什么大事。只要让人将那衣物拿走然后再销毁了,也就没事了。”云峥淡淡道。

  “真的吗?只要拿走就可以了,是吗?”太子欣喜道。

  那红色绣着莲花的肚兜儿,现在就在他的书房里呢,只要不会给他关心在乎的人带来危险和伤害,那他也就放心了。

章节目录